1930年的西部酒吧

来源:奔流文学网 | 作者:李韫喆  2021-06-09 13:38

郑州市文博中学八八班 李韫喆 
指导老师 肖琳
面前的百叶门在寒风中吱呀作响。
我僵硬的站着,奎妮紧紧贴着我的腿,喉中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我鼓起勇气,轻轻叫到:“哈哈太太?呃,夫人?有人吗?”我能听出来自己的声音在颤抖,奎妮显然也能,她扒着我,舔着我的手,湿湿滑滑的,暖呼呼的。“也许我声音太小了,他们在里面听不到”我心想。风吹的更猛了,光秃秃的树枝晃动着、挥舞着。不早了,再买不到酒,我的朋友该着急了,我一点点挪动着脚步在雪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划痕,我将手搭在门上,门是冰凉的,经过几番雪水的浸泡,有些湿,稍微一用力,门开了,吱呀一声,如老乌鸦在呀呀的鸣叫。
“ 哈喽?有人吗?”我轻叫道,我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,一股怪味儿扑面而来:木头腐朽的味道夹杂着潮湿的水气,还有一股浓浓的酒味。“咣当”我的脚似乎踢到了什么,我惊恐地向后跳了两步,努力适应着木房子里昏暗的灯光——刚刚踢到了一个空酒瓶。我在湿冷又粗糙的墙壁上摸索着电灯的开关,手指一点点的移动,房中除了我急促的呼吸声,就是奎妮慌乱不带节奏的脚步声,“哒哒,哒哒哒”找到开关了 !我忙忙地按了下去,头顶的灯闪了闪又灭了,我又试了几下,到最后连闪都不闪了,我绝望的叹着气。
我又向前走了几步,打量着墙上的挂饰,一台破旧的挂钟,已经停了;一把剑,锈迹斑斑;一件外套,挂在墙上,破了……奎妮仍在绕着房间跑,她撞到了我,我向前趴去,我赶忙扶住吧台,巨大的冲击使台上的酒杯晃了几下,眼看着要掉下去了!我赶紧用另一只手扶住酒杯,一切都稳住了,我松了一口气。我发现自己腿有些抖,我惊慌未定地说:“奎妮!看在老天的份儿上!拜托能不能……”“哗啦”奎妮将几瓶放在墙角的酒上撞倒了,“奎妮!”我轻声惊呼,忙将倒下的酒堆放在怀里,想将它们摆放整齐。门突然开了,巨人哈哈先生进来了,见了我,先是惊讶,随即愤怒,瞟了一眼我怀中的酒,“你在偷酒?!”

阅读排行

推荐阅读

访谈

陈独秀与胡适难舍难分的情谊

众所周知,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胡适是一员主将,两人并肩携手,宣传新思想、新文化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,...

郭沫若与《北上纪行》

郭沫若《北上纪行》手稿 周铁衡藏 1948年11月23日夜,郭沫若、马叙伦、许广平等民主人士由时任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