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流?散文|温培雅:夏之蔬(外一篇)

来源:奔流文学网 | 作者:小奔  2020-10-15 09:12

夏天是什么味道?是成熟的麦子在阳光的暴晒下从每一个穗子迸发出的清香,更是地里长出的各种菜蔬交织的清爽。

此时丝瓜正值妙龄,削去绿皮,露出的胴体洁白水润,做成蒜蓉粉丝蒸丝瓜,兼顾顔值与口感,是夏日的一道美味;虾仁丝瓜配色鲜艳、口感丰富;丝瓜鸡蛋汤朴实无华,甚是解暑,与捞面条和五香蒜汁同吃,清凉爽利。我家的院子里曾经种过丝瓜,每到夏天满墙绿藤,瓜藤、瓜叶聚而不繁,密中有疏;丝瓜通体碧绿,煞是可观。这是一种易活的作物,给瓜藤搭好架子,不时浇浇水,它就会不停生长。藤蔓上的丝瓜摘着摘着就老了,那就让它继续长,直到干枯,摘下来撕掉外皮就得到了洗碗很好用的丝瓜瓤。这种自小养成的习惯深入骨髓,我至今还是用丝瓜瓤洗碗。

绿油油的荆芥此时迎来了自己最好的季节,但是它独特的味道让爱的人深爱、恨的人深恨。它的最佳拍档是黄瓜,两者相遇、电光石火,再加上拍碎的新蒜两枚,其味之鲜无可比拟。如果感觉口感和颜色过于单调,再加上两个物廉价美的变蛋,也是市井百姓夏日一道很好的下酒菜。

番茄是蔬也是果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自然长成的番茄不但口感鲜甜,而且是爱美的小姐姐们美容减肥的“心头好”。用白糖凉拌口感堪比水果,做成酸酸甜甜的番茄炒鸡蛋,更是寻常人家的日常菜谱。

红苋菜可蒸可凉拌也可以下在捞面条里,是百搭的蔬菜。过水后与新蒜和粉条搅拌均匀,放上香油,散发着地道的菜蔬之香。

苦瓜是清热去火的首选之菜,它外表朴拙、内心丰富,与红辣椒同炒,加少许蚝油,颜色鲜明、苦中透香,是炎炎夏日的一道开胃小菜。如果凉拌,那就略略过水焯一下,加白糖、生抽,味道也甚好。

茄子也走上了夏日小餐桌,红烧茄子、酱焖茄子、蒜泥茄子、茄子炒肉,荤素不忌、丰俭由己。茄子用自己百搭的味道,衬托着每一种肉和菜的味道,谦和而低调。

空心菜样貌清素、滋味平平,但是因为长得快而且据说不用打药,所以很受“煮妇”们的欢迎。用蒜蓉爆香后加生抽清炒,口感细腻绵长。这是一种普普通通的蔬菜,就像我们身边的很多人,活得平平常常,过得平平淡淡,但是也有滋有味。

红椒、黄瓜、紫苏,也是夏日常见之蔬,不但名字婉约,而且卖相意境悠远,虽非猴头燕窝,如果搭配得当也是花团锦簇、一桌富贵。这些蔬菜和姜丝、葱花、蒜蓉平仄相对,与陈醋、生抽、香油韵律相押,做成菜品后对仗工整、形神俱备,有绝句之妙。

谷雨种瓜、立夏栽葱。花开了,鸟飞了,蝉鸣了,蔬菜活在夏天的青翠碧绿中,活在沥沥细雨里,活在土地之上蓝天之下里,那么亲切、那么健康。瓜藤愿意爬多高就爬多高,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,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。鸟儿想叨一下番茄就叨一下番茄,虫子想爬在哪里就爬在哪里。长丝瓜喜欢荡秋千,红苋菜喜欢做引体向上,苦瓜喜欢在藤架里捉迷藏,而番茄喜欢静坐练瑜伽——这种鲜活的景象永远留在在童年的记忆里。

只要气候适宜、季节赶趟,这些绿色的蔬菜就能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。如今,我们远离了土地,走进超市挑选季节不再分明的蔬菜,在日历上感受着季节的轮回。

 

饭是生活,菜是滋味。夏日之蔬即使缺少了几分田野的味道,但是它们依然用自己的朴素和平实,滋润着我们的味蕾和心情。

好好吃饭

 

 

春分芒种、立秋冬至,四季三餐、肉蔬五谷,烹调出人生百味。一个人儿时的味觉记忆可以伴随一生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舌尖上记忆中的美食或是故乡的传统食物,如东北人最爱的大葱蘸大酱,上海人喜欢的开水泡饭,抑或是妈妈的几道拿手菜,哪怕是腌的萝卜条、蒸的韭菜馍,简单而醇厚的滋味中品到的却是乡愁与亲情。

成家后我做饭的技术也仅限于煮方便面和煎鸡蛋,向老公吹嘘的“尤擅女红”也不过是缝缝上衣的扣子,补补挂烂的小洞。是什么让我变成十项全能的家常菜大厨呢?回忆起来,好像还是母爱大爆发的力量。女子本弱,为母则强。儿子自幼体弱,加之我夜班过多,照顾不妥,经常生病。一个老医生的话让我醍醐灌顶:管孩子要用心,特别是吃饭,营养跟上了,身体就强壮了,也就不生病了。从此,我家厨房就解除封印,我一脸悲壮步入其中结界修炼,终于练就一身烹饪功夫。

兼顾职场与厨房,研究搭配与营养,虽然经常12点才下班到家,但是追求速度与激情,半个小时人影挪移、锅铲飞舞,三菜一汤不在话下。拿手菜清蒸鲈鱼、油焖大虾、红烧肘子、清炖排骨汤、蒜蓉蚝油焗生菜、牛肉面,受到了主要“顾客”儿子的点赞表扬。但是成品发到微信后,有诤友进谏说颜色太重、摆盘不美。看来大厨之路,道阻且长,吾将戒骄戒躁、慢慢修行,让“妈妈菜”发扬光大、自成一派。

一菜一蔬皆来之不易,一饮一啄品人世甘辛。换一个角度说,其实主妇的私房菜以口味为上,好不好看的倒是次要的。到了我这个年纪,一切都讲究一种踏踏实实的温度。一桌大餐不如一碗精心烹制的牛肉面贴心贴肺。以牛肉面为例,花费的时间并不比做一桌菜的时间少。先是把筋多不肥的牛腩切成枣子大小用烧开的水过一遍,洗去浮沫后用高压锅焖烂,然后加番茄、老抽炒成红润酸香的牛肉块,加原汤加盐。再把青菜、圆面条都用开水过一遍,在碗里放上香菜、葱花、生抽、花椒油以及煮熟的鹌鹑蛋,面条在下,青菜在上,浇炒好的带汤牛肉。一碗看似简简单单,但是蕴含无数爱意的妈妈味儿牛肉面才算圆满出炉。

喜欢做饭的人当然也喜欢吃、擅长吃。和朋友熟人一起吃饭时是我心情愉悦、大快朵颐的美好时刻。但是最怕座上出现细腰纤纤的美女端坐如观音,眼观鼻、鼻观心,鱼也不吃、肉也不夹,青菜略略用一筷子敷衍一下肠胃,然后莺声细语曰:饱了。饱了?这就饱了?人家的肠胃是茶盅,我的肠胃是鱼缸。主人再劝,曰“减肥中”。身为同类,看着对方的筷子腿蜜蜂腰锥子脸,再看自己富饶的脸庞和胳臂腿儿,我战战兢兢汗不敢出,筷子不敢大动、嘴不敢大嚼,.感觉自己大吃大喝罪莫大焉。还有一种人,饭桌上手机比筷子拿得还勤,每道菜浅尝辄止便低头摆弄手机,周身都散发着“请勿打扰”的气场,既不好好吃饭、也不好好聊天,让旁观者食不下咽,让请客者顿觉尴尬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这样的食客只能让人敬而远之。

春种夏耘秋收冬藏,四季的菜蔬在土地上像一首首唐诗或一阕阕宋词次第生长,红的、黄的、青的、紫的、绿的,自然本色到家。春吃韭菜、夏食黄瓜、秋嚼莲藕、冬品白菜,土地慷慨地为我们奉上菜蔬的盛宴,用种种清香滋养着我们的身体和思想。

将平淡的日子切碎,撒上岁月的佐料,用经历爆炒,用反思凉拌,以五味丰富着平静而琐碎的日子。一餐餐一天天一年年,转瞬就是一生。好好吃饭,用一颗爱人的心做有爱的菜,暮色四合里一盏灯火围桌而坐,用食物慰藉奔波忙碌的自己和家人。当温热带着情感的食物滑过唇齿,感受那一瞬间的鲜美,所有的悲喜与得失,皆如草芥。清粥小菜家常之味,滋养凡尘人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
访谈

陈独秀与胡适难舍难分的情谊

众所周知,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胡适是一员主将,两人并肩携手,宣传新思想、新文化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,...

郭沫若与《北上纪行》

郭沫若《北上纪行》手稿 周铁衡藏 1948年11月23日夜,郭沫若、马叙伦、许广平等民主人士由时任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