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花

来源:奔流文学网 | 作者:禅风  2021-07-29 10:31

    我住的院子,沿围墙栽植不少泡桐,这些泡桐树估计已不少年了,大多六、七十公分粗,树干高大挺拔,枝叶密密匝匝地铺展开来,把天空遮挡的只剩下一些缝隙。阳光从缝隙中漏下来,碎落在地上,显得斑驳陆离。有几次下雨,我经过树下,雨声嘀嗒,身上竟感觉不到。
    四月来的时候,正值桐花盛开。那天晚上,我沿着小道散步,丝丝香味,绵绵不绝,直入心脾,环顾四周,竟不知香从何来,早晨回原处探个究竟,才发现原来是他们。
    桐花我是识得的,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学校有棵泡桐树,默默地伫立在操场旁,非常高大。春天花开的时候,满校园都是香味,每天地上都会有许多落花。我们有时会捡起来,象吹喇叭一样,放在嘴边,发出呜呜哇哇的声音;有时会在树下追逐打闹,把他们踩的稀碎,后来读了红楼梦,想想还是挺过分的。夏天来时,树叶愈发浓密,好像撑起一把大伞,我们跑累了,就在下面享受阴凉,非常惬意。小时的记忆已有些模糊,依稀他的叶子蒲扇一般大小,页面上细细的一层绒毛,我有次特地看看院子里的树叶,感觉小多了,不知是品种不一样,还是因为成人和孩童眼中的世界是不同的。
    多年前回到母校,那棵孤单的泡桐树不见了,校门口空荡荡的,非常冷清,熟悉的操场长满绿油油的豆子。农村的孩子大多进城读书了,没有孩子的读书声、打闹声,萧索是自然的。如果那棵泡桐树还在,估计会更加孤独。
    我对桐花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小时候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后来在古沈大地也见过不少,但一直没有改变这种映象,直到来到谯地,我的认知彻底颠覆了。那天我去华佗镇一牡丹园,一边了解各色牡丹的名字,一边询问农场主的经营效益,猛一抬头,被不远处一片花海震住了。约有一公里长的桐花,相拥在一起,在半空中盛大开放,那气势,我不自觉地想用磅礴来形容,但又觉得不妥。她的形态是雍容的,气质是高雅的,由内而外透露出一种自信和华贵,令人仰望,心生敬意。子非桐,亦可知桐之悲喜,那一瞬间,我忽然有些可怜老家的那棵泡桐树,她实在太孤单了。
    自华佗镇始,我发现自己来到了桐花世界,乡村路旁、河渠岸边、公园深处,到处都是桐花,一大片、一小片的,随处可见。或高或矮,或红或白,如一个个花篮堆砌在一起,形成花山、花海、花瀑。问问同事,原来亳蒙就是桐花之乡。
    那段时间我比较忙,没来的及用相机、用纸笔把这些美好画面记录下来,后来看到院子里的桐花开始飘落,也没有在意。一开始只有几朵,后来多了起来……直到有一天我发现,桐花谢了!才懊恼自己对季节的不敏感。查查百度,方知桐花历来是清明的标志,其时春意阑珊,咋暖还寒,桐花既是春景的“高点”,也是春逝的预示,原来我对她知之廖廖。“气之动物,物之感人”,静心想想,平和多了,我们有时就是那棵孤单伫立操场旁的泡桐树,或是一朵随风飘落的桐花。

访谈

陈独秀与胡适难舍难分的情谊

众所周知,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胡适是一员主将,两人并肩携手,宣传新思想、新文化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,...

郭沫若与《北上纪行》

郭沫若《北上纪行》手稿 周铁衡藏 1948年11月23日夜,郭沫若、马叙伦、许广平等民主人士由时任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