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祥龙谷记

来源:奔流文学网 | 作者:张广兴  2021-08-24 11:30

舞钢,其境灵秀山水之多、之美,枚不胜举。故而,被誉为“国家森林公园”远近闻名。
祥龙谷,原名“观天院”后称作“官平院”。是五峰山群峰间,一条狭长、幽静的深山谷。位于舞钢市杨庄乡东南臧平村境内。
庚子年秋初,获悉祥龙谷新成景区,便与友驱车前往游览。
明,《增广贤文》曰:“世间好语书说尽,天下名山僧占多”此地,
今古皆有寺院,人们便可知其景如何了。
早年,这里尚未开发时。每逢闲暇,我常与好友相邀,带上食物、酒水,徒步、骑单车、或搭乘汽车,行程二十多公里,到官平院原始峡谷内,嬉水、爬山,嗨酒、休闲玩耍。那时,山外不通车,山里没有路。沟壑、岭坡间,到处是荆棘丛生、野藤漫绕之野山。仗着年轻气盛,那时上山,有时顺着山民放牧牛羊的小径绕行,有时干脆,披荆斩棘,攀岩、爬坡、穿林而上。路途,时而上树采摘果子,时而掘地挖些药材,偶尔也顺手拔点草药,撸些山野菜。渴了自带茶水喝完,便找清泉处,吹吹,扎头便饮。饿了顺手摘些山果、拽把泽蒜,塞进嘴里狂嚼一气。累了就地找块石头稍息。有时,为专挖一株葛根树,一干就是大半天。记得,每次到得峡谷,时常已是满脸汗水,浑身泥,皮肤裸露处,更是伤痕累累、人已是饥渴难耐了。于是,便到溪涧洗把脸,找个凉快处野餐。那时,多半是在深谷中的“仙人床”或“点将台上”上休息,因其在峡谷深处,紫檀树下一个阴凉地,上边平坦宽大丈余见方,足纳十多人,仰观高峡绝壁,景色俊美。其下泉溪飞流,于此成潭清碧,便于取水和洗涤。我们在此,摆开自带的瓜果、酒水、熟食肉,饼干、面包等,山吃海喝起来。吃饱喝足,便拿出扑克,打起牌来。有的实在太累、太困,干脆倒在“仙人床”“点将台”上,与仙将们共眠或看蓝天白云上的兜罗棉。直到百鸟归林、野畜归巢,斜阳夕照时,才慌忙站起,急匆匆踏上归途。
记忆中,每次归来,总是收获满满:春有山芝麻叶、蒲公英、蕨菜、龙柏芽;夏有蘑菇、蝎子、小鱼、河虾;秋有猕猴桃、柿子、山楂;冬有血参、葛根、玉竹、黄精、软枣。一路上就这么想着、品味着,不觉已到山门前。
下车观望。只见漂亮山门,两边侧绿意滴翠的山岭间,带状连珠式,丘丘碧水银潭,粼粼生辉,悄无声息地,接纳着从峡谷内溢出的溪水,并与佛光禅寺同修在这清寂大山里。突然,一条金色的巨龙,跃潭而起,矫健威猛,吞云吐雾间,定格成一副巨雕,成了祥龙谷独有的图腾。也赋予了这条古老的深谷,一个让人耳目骤新,而又灵动霸气的名字:祥龙谷。
此时,我竟没顾上,参拜“佛光禅寺”庄严禅修的神圣,与晨钟暮鼓间,诵经祈福的僧师们打个照面。急匆匆,穿过新建大型、现代化,由九龙护佑的,新潮水上儿童乐园。直奔我久久期待的,祥龙谷而去。
祥龙谷,这宽不足百米,长达五公里余的峡谷,四周皆是海拔几百米的山峰、峻岭,植被丰厚、茂密,常年溪水不断。尤以水碧、壁陡、石奇、谷幽而闻名。
今日拾阶而上,只见久违的溪水,依然是清净欢快如歌,流淌溅起的水花,晶莹剔透,呈着记忆的色泽。老远,我已看见明净的水下,透着山石龟背样的纹饰脉络。微近,已欣赏到碧潭内,鱼翔浅底、锦鳞游泳的景象。移步,踏上溪水中,裸露地,光滑河卵石踏步,扫视峡谷周边秀丽岸滩,那些野花、汀兰,夹杂着知名、不知名的坛花,早已把那里晕染成了满眼的烂漫。抬眼观峡滩深处,卵石形状大小不同,形态迥异,各抱地势安然。飞泻瀑布,高低错落,宽窄不同,如织机流素,伯牙弹琴般恣肆漫流。环视谷间,星缀般新置亭台、廊榭,石桌、石凳,与曲径通幽的健身石道,遒劲怪姿古树,粗壮飘逸蔓藤,水底高山染绿倩影,林间红日投下的七彩光线,荟萃一起,形成一副美丽的丹青画卷,铺展在这高山幽谷内,让这深谷中的溪水、树木、卵石等,变得生动鲜活起来。让观者,感叹天地造物之神奇的同时,不免对祥龙谷设计者们的匠心油然起敬。但遗憾的是:这里原生态的巨石、险滩、陡瀑等,为游玩者安全,早被巧妙的修饰成委婉的模样。
也不尽然,险以远,而健者至,天然原貌依然。
走过头道门,涉涧水,跳顽石,走岩隙,沿曲径而上。峡谷中,到处是砥柱中流,时现巨石盘桓,古苔上阶绿,覆石青之景;涧内溪水哗哗飞溅,巨瀑飞下,跌落介石,顿起千层雪,水落碧水,玉盘之内万珠弹。躬身走崖岩下栈道,两岸刀削斧砍处,岚雾茵藴,青檀斜出遒劲,隐日蔽天,崖棚上新渗出的泉珠滴落,浸染游人紫衣。岩藤野蔓垂逸处,青丝嫩枝时扯女红粉衫。谷窄崖矮处,山不让路,路不回转,游者自当低首致歉。路就山势,人随路转,景随步迁。脚下刚踏上平步青云路,便会遇连升三级阶,庆幸走完七上八下坎,豁然已入九九归夷观景台。有时眼前方呈五百罗汉参佛祖,移步已是奔腾溪水闹碧潭的喧嚣。扶栏稍息,前瞻回望,数不尽这滩谷之水,是八十一塘,还是九十二潭,坑塘潭相连,只有欲滴翠玉一串,大小卵石一滩,奔流拥挤溪水声潺潺。
祥龙谷,最美之处,当数脉峰断崖处。此间,有的状如将军把门,有的似雄狮下山,有的恰猛虎巡山归林苑,俗称之为三道门。走崖下,仰望两厢石壁高崖,有的陡壁上怪石嶙峋,樵石岌岌欲坠,让人毛立三尺,神魂瘆瘆然。有的陡峡立壁似新开,上窄下宽高远蓝天成一线,莹莹光亮处,红日斜照,穿岚射阳千丝万缕,光晖缤纷醉观览。尤其,南天门内、观天院口、峡谷中,那座矗立孤山,高佰仞,突兀而起,奇秀乳石簇环,绿意盎然。因其酷似塔形,人称迎风塔,恰似守山护谷神仙,观其沧桑,不知已守多少年。
祥龙谷,山林植被,更是各色陈杂,名俗不一,大小粗壮各异,犹如覆罩在幽谷上的华盖宝幢,衬托的野谷异常深邃和悠远。史载,舞钢市境内,有野生植物1685种之多。仅属国家保护的珍稀植物就有30余种,尤其是“舞贝母”已入中华药典。走进祥龙谷可以说到处都是宝,随便一草一木都是名贵,有的可食疗饥,有的入药救死扶伤,这里的柘木与南檀齐名,俗称之“北柘南檀”。这里满山、满坡、盈谷的植被,小的如苔藓,铺垫无遗地。大的古木如栋,参天遮罩天。小息山林谷间,随处能闻各种鸟叫,啼声不断,有的如大河奔流,有的似抽丝弦颤,美妙如天籁。抬眼处,雀群起落穿林如织,雄雌一双追逐,似箭飞一般。静幽里,这方听完百鸟朝凤曲,彼处又闻珍鸟单音独弦,林梢上,你秀开屏亮翅,它展示玉佩花冠。这方圆几十里的山峰、沟岭野生动物更是多达299余种,仅鸟类就有100余种之多。稍不留神,脚下便有蛇鼠窜过,吓你一身冷汗,若你有缘,偶尔,可见野猪、狐狸、刺猬、狗獾,觅食林苑。试想,走进这鸟语花香的天然氧吧里,不是神仙胜似神仙,有何心烦,烦也释然。
出谷口,走进官平院遗址前。原来,旧时的观天院,这里已是一片湖水,成了水上泛舟的乐园。驻足四望,湖边宽敞停车场,能纳游车几十辆,餐饮厅、卫生间、经销店等干净、整洁、漂亮,湖坪休闲广场、健身步道、小憩坐凳、吊床一应俱全。湖水边,五艳六色的游玩划艇,整齐地停泊在那里。尤其是,东面山腰一条乌黑的柏油马路,自山门前绕谷东,山岭脉脊上,崎岖盘旋而至,直通其间。让古时与世隔绝的幽静观天院,变成了热闹的游乐场。
漫步官平院遗址前,唯见一方独立标示石碑,立于荒草丛,似在向人们,诉说着往昔蛇精吃人的古老传说和恶僧霸欺信女的糟心往事。我心祈祷,愿邪恶不再染污禅修者的清静与虔诚之心,让美好永驻人间。
绕过观天院,步出南天门,登上龙王撞顶。举目远眺,蓝天高远,白云如絮,周围方圆极目无尽边际的林海、千姿群峰,绵延岭脉,覆绿叠翠万顷。此时,让我想起唐,杜牧的诗:《江南春》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;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。
是啊,在这绿树覆盖,岚烟飘绕间。试想,还藏有多少幽谷,奇峰、碧潭、清溪、飞瀑、怪石等绝滟之所,而鲜为人知呢。也许,它们禅修在幽静野谷里,正期待着与您谋面。
辞别祥龙谷,我暗叹,这灵动的山水,难怪,远来近悦,实乃名之所归矣,盛景的开发,祥龙必腾飞,舞钢定兴焉。
作者简介:张广兴,中共党员,大专学历,闲来喜欢堆码文字,现供职于舞阳钢铁公司质量部。联系电话:13849556406

访谈

陈独秀与胡适难舍难分的情谊

众所周知,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胡适是一员主将,两人并肩携手,宣传新思想、新文化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,...

郭沫若与《北上纪行》

郭沫若《北上纪行》手稿 周铁衡藏 1948年11月23日夜,郭沫若、马叙伦、许广平等民主人士由时任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...

作品

闻一多与唐亮画展
闻一多与唐亮画展

唐亮是一位近乎失踪了的画家,已出版的各种中国美术家辞典均不见著录其姓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