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夫妻

来源:奔流文学网 | 作者:南秀山  2021-06-21 13:51

(一)
  韩波年过半百,至今还是光棍一条,但在村里玩手机上网他是个行家。
  韩波父亲早年去世,撇下他母子二人相依为命。母亲有条老寒腿常常发作,不能下地干活,韩波为了娘也不能出外打工,只是在家里靠种那三亩责任田为生,他又不会科技种植,只会麦茬豆:豆茬麦传统老模式打不出经济效益来。
  韩波四十岁那年,经亲邻介绍娶了个人贩子从新疆领来的一个小媳妇叫美兰,三十五六岁,长得一般人才。韩波给人贩子三千块钱,才算订下了这门亲事。虽然俩人不是父母包办,也不是自由恋爱,就算一见钟情吧。结婚这天,不待客、不送礼、撒把喜糖,拜天地,入洞房,城市人说这叫"闪婚”。
 
  韩波同美兰结婚一年,美兰给韩家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带小鸡鸡的男娃娃,这下可把韩波母子二人喜得合不上嘴,韩波娘起五更睡半夜,也不顾自已腿疼痛,一瘸一拐的给儿媳妇做饭,给一对小孙孙洗尿布。她喜不自禁地对邻居说:我这一辈子可算烧了高香啦,俺儿子娶了个好媳妇、还一下给俺生了双胞胎两孙子。韩波更加高兴,天天下地干活很带劲,象一头健牛,用架子车拉着一车草粪,弯着腰、低着头,屁股一摇一摆地一只气拉到地中间。韩波很疼爱美兰,坐月子鸡鸭鱼肉虽然没吃过,但亲邻送的鸡蛋:东邻三十个、西舍五十个、北家二十个、南院四十个,几百个鸡蛋全给美兰吃了!一月子里,她吃的又白又胖。自从美兰嫁到韩家来、因家庭贫困`,没有经济来源,所以很少吃晕。美兰刚刚满月三天,她向韩波说:我想俺爹娘了,想去趟新疆`。韩波说:你咋去呢,我送你去吧?美兰说:不用了,根夲咱家穷沒有钱,咱俩去一趟来回好几千元,哪弄去?韩玻说:你自已咋去呢?美兰说:你给俺借两千块钱,我从商丘搭火车,就直达乌鲁木齐市。韩波说:俩个孩子咋带呢?美兰说:我带走一个,给你留一个。韩波说:你准备住多长时间再回来?美兰说:最多两个月吧!一对双胞胎男孩被美兰带走一个,留给韩波一个。韩波给亲邻借了两千块钱交给了美兰,美兰把钱装好后抱着孩子,韩波帮她掂着提包,乘公交车来到商丘火车站。韩波又排队买了一张火车票交给美兰说:美兰,在车上看好行礼、照护好儿子啊。美兰抿嘴一笑说:放心吧,老公……不大会儿西去的列车进站了。韩波慌忙帮美兰掂起提包排着队向剪票口移动着,当美兰进了剪票口后,韩波抬起右手向美兰再见告别……
(二)
 
  一个月、两个月、三个月转眼间半年过去了,美兰回娘家一去没了音讯。韩波在家数着指头度日光,一等、二盼,却等了个老王送灯台一一一去不回来。一闪十年过去了,韩波对美兰失去了信心。因家庭贫困,再也没有娶上媳妇。韩波母亲年纪越来越大,再加上又患寒腿症,唯一的儿子十岁了已上小学四年级,韩波虽然在家无聊但他却学会了手机上网`微信聊天`,后来他在群里聊天中认识云南白族一个网名叫山花的女网友,韩波在群里聊天听到山花爱说爱笑,性格很开朗,他又点了山花的头像放大点一看:山花不胖不瘦、双眼皮大眼睛小巧的嘴巴含着笑容…… 韩波看后心里热乎乎地,他想:山花头像是她真人吗?听说人象在网上能美容、能换像,不管真假聊聊再说。于是韩波就把山花拉入私聊,韩波一连拉了三次,山花终于接受了,被添加私聊里…
(三)
  俗话说:有缘千里来相会。打那起,韩波与山花在手机微信上越聊越投机、越聊越热火,互相诉说了自已的身世。韩波与山花经过半年多来的私聊,互相了解了对方。云南白族的山花是五年前丈夫出车祸身亡,撇下一个小女儿,已上小学三年级,山花至今没有再嫁。她在网上与韩波聊得很开心,双方白天忙农活、忙家务,很少聊天,每到晚上俩人你一言她一语,好似开闸的河水滔滔不绝地向外涌,聊到深夜零点双方恋恋不舍散去。最后停聊时双方互发晚安:爱你、想你、亲吻、拥抱。一起睡的图片,有时双方还互相打开视频面对面的说话。第一次发视视频见面时韩波禁不住大呼起来:就是你:果真是你山花小妹,与头像一模一样哦,太美了:太美了…:…后来时间长了,双方由亲爱的妹妹、哥哥,转化为老公、老婆的称呼。每次聊天、每次视频,俩人亲热无比,好似一对相亲相爱的夫妻。
(四)
  一次春节前夕,韩波给山花发去个五百元的大红包。山花买了一双价值四百六十元的名牌黑色皮鞋,用快递给韩波寄了过去!山花想:让韩波来云南山区团聚,因韩波家里一是经济困难、二是母亲年迈体弱、三是儿子正在上学,所以无法前往。韩波想让山花来河南商丘他家里,山花也是犹豫不决。她想:一是家里还有一个年迈公爹、二是家里还有十几亩山田地,自己走了,公爹谁管呢、庄稼谁种呢?总之,双方都有困难,谁也不想离开自已的家。韩波与山花在手机上谈情说爱,又都是单身,双方结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。老公、老婆在网上喊得很亲热。三年多来,一对网上情人始终不能结成生活中的伴侣,双方每次聊天都很忧伤,每次视频见面都是泪流满面。韩波流着眼泪说:咱俩还不如牛郎织女呢,牛郎织女虽然成年累月隔河相望,但他(她)们每年七月七日还有一次相聚呢,咱俩呢!咱俩何时能相聚呢?山花哭着说:人家说,缘分是天注定的、是上帝安排的,咱俩却有缘无分啊…在手机微信的视频上,韩波与山花一对网上情侣面对着手机双方相望,变成了泪人…………
 
作者简介:南秀山,河南省虞城县利民镇人,商丘市作家协会会员,商丘市政协文史委员,现任利民镇政府办公室通讯员。自1995年以来,在县市省等级报刋上发表新闻报道900余篇,发表小说故事,散文杂文,诗歌曲艺,通讯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300余篇(首),有20余篇作品曾获奖,2017年12月又出版一部文学作品集《忠魂》一书,约60万字。

访谈

陈独秀与胡适难舍难分的情谊

众所周知,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胡适是一员主将,两人并肩携手,宣传新思想、新文化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,...

郭沫若与《北上纪行》

郭沫若《北上纪行》手稿 周铁衡藏 1948年11月23日夜,郭沫若、马叙伦、许广平等民主人士由时任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...

作品

鲁迅设计的北大校徽究竟何意
鲁迅设计的北大校徽究竟何意

鲁迅设计的北京大学校徽 资料图片 诗无达诂,象有多义。 文学家鲁迅在平面设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