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马路

来源:奔流文学网 | 作者:刘贵学  2021-09-02 09:00

7月下旬的一天中午,A县县城,正值下班高峰。
烈日在燃烧着,燥热的天空没有一丝风。马路上呲呲地冒着白烟。整个天空像一个大蒸笼。行人归心似箭,来去匆匆。
县城西大街十字路口。东西南北四条街道上的红绿灯闪烁着。交警神情严肃,警容端庄的在一旁指挥着。
南北街道上,绿灯闪亮着,来往的行人和车辆穿梭而过。
东西街道上,红灯像血染的红绸子,通红通红。两边的行人和车辆在焦急地等待着。
一对少男少女,分别骑着一辆红色电动自行车飘然而至。
“红灯停,绿灯行,黄灯亮了等一等”。这句许多人耳熟能详的童谣仿佛在少男少女的耳旁回荡。
两人看了看红灯,又看了看等待红灯的人们,相视一笑,刹着了前行的电动车。
一位50多岁的中年妇女,上身穿了件花方格汗衫,下身穿着一条短裤,脚上拖拉着一双蓝拖鞋,推着一辆暗紫色的童车,匆匆而来。车子里,躺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婴儿,小手抓成一个小拳头,仰着脸,酣然入睡。
一位60来岁的中年男子,穿着一身休闲服,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急急忙忙地赶来。车子上坐着一个十一、二岁的男孩子。男孩子穿着一身学生服,背上背着一个画夹,看样子是刚参加业余兴趣班放学归来。
中年妇女看着红绿灯,“1,2,3,……”嘴里嘟囔着,“这红灯跳的咋恁慢哩!”
她看了看童车里的孩子,小心翼翼地拉了拉车棚上的遮阳布。接着又抬头看了看红绿灯,瞄了瞄一侧的交警,瞅了瞅马路左右两旁的行人和车辆,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。
“这一会儿正好没车经过,看把孙子晒的!闯一回红灯碍不了啥事吧!”中年妇女心里想着,抓着车辆没有经过的这个间隙,推着童车慌里慌张地朝马路那边跑去。
烈日像一个大火球一样在头顶上空炽热地烘烤着。
中年男子心急火燎地等着过马路,眼里盯着红灯的闪动次数“41,42,43……”。当他看到中年妇女闯了红灯,安然无恙,便急不可耐。说时迟,那时快,他一拧车把,骑着电动三轮车朝路那边疾驰而去。
“没看见红灯啊!你们不要命啦!”交警一边大声喊着,一边朝中年妇女跑过去。
中年男子过马路心切,骑着三轮车慌不择路地往前跑。忽然,“吱溜”!一声,他猛抬头看见一辆自北而南飞驰的摩托车突然一个急刹车,滑倒在中年妇女推的童车旁边。
中年妇女打了个趔趄,一松手,童车向一旁侧翻过去。
飞奔而来的交警一个箭步过来,急忙用左腿挡住了侧翻的童车。童车晃了一下,停住了。熟睡的婴儿吓得“哇哇”地大哭。
看到这一切,中年男子如梦初醒,吓出一身冷汗,紧张得脚板一踏,刹着了疾驶的三轮车。
“吱哇”!就在中年男子刹车的一刹那间,自南而北驶来的一辆本田小轿车朝电动三轮车冲过来。
轿车司机下意识地猛打方向盘,车子“咕咚”一声撞到路旁的铁栏杆上,司机的头把车窗前面的玻璃撞得支离破碎,鲜血溅了一片。
这时,轿车后面紧随而来的一辆货运汽车来不及刹车,一下子将机动三轮车碾压在下面。
坐在三轮车上的男孩子被飞奔而来的货车撞飞到路边的人行道上,后背上背着的小画夹飘落到路边的草丛里......
“58,59,60”。这时,红灯刚刚闪过最后三下。
作者简介:刘贵学,男,中共党员,本科文化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现供职于西平县委。作品曾获华夏中学生作文大赛优秀奖、《散文选刊》全国散文大赛三等奖、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等,著有《张调解传奇》、《不能没有你》等书,微电影《牵挂》获驻马店市委政法委三等奖。《农村普法宣传教育读本》获河南省社科普及规划项目优秀成果一等奖。和著名剧作家杨铁成合编普法戏剧《红石榴》并演出成功。 

访谈

陈独秀与胡适难舍难分的情谊

众所周知,陈独秀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,胡适是一员主将,两人并肩携手,宣传新思想、新文化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后来,...

郭沫若与《北上纪行》

郭沫若《北上纪行》手稿 周铁衡藏 1948年11月23日夜,郭沫若、马叙伦、许广平等民主人士由时任中共香港工委副书记连贯陪...